一个不一样的19岁助养姐姐

一个不一样的19岁助养姐姐
2019年07月19日 08:02 中国青年报

  江苏的常熟到中国(烟台)SOS儿童村距离是863.2公里。可在常熟联合职业技术学院大三学生马晓妍与儿童村12号家庭晓宇之间,这段距离却很近很近。

  这一天,晓宇又收到了江苏马“阿姨”寄来的一箱子零食和书,都是他喜欢的。听说马“阿姨”还要来村里看他,对于11岁的晓宇来说,这样的美好很久都没有过了。

  事实上,这个马“阿姨”就是2000年出生的马晓妍,她同时也是儿童村12号家庭晓宇的助养人。

  独生子女马晓妍身上,类似“逆天”、“早熟”“网络”“游戏”的00后标签似乎与她完全绝缘,她的与众不同被标注在863.2公里之外的儿童村。

  目前,马晓妍是中国(烟台)SOS儿童村登记信息完整的年龄最小的助养人。

  事实上,这名年轻的助养姐姐接触儿童村仅仅几个月时间。

  今年2月5日,马晓妍通过支付宝公益平台“儿童村一帮一育孤”项目初步了解了中国SOS儿童村助养项目,进一步了解具体情况后,她毫不犹豫地捐出6000元助养了中国(烟台)SOS儿童村孩子李晨宇小朋友。

  能花6000元帮助别人,或许对一般的在校学生而言,是不可想象的。对马晓妍而言,她有这样的底气。尽管6000元的大手笔支出在她平日生活里并不常见,但每一分都是自己在课外时间辛苦打工所得。

  坦率地讲,马晓妍的家庭环境并不富裕,爸爸是一名家电维修工人,妈妈是体育馆里的保安。为减轻家里负担,从2017年起,马晓妍开始断断续续在周末和朋友一起去发传单,一天下来能有100元的收入,后来又一直在家附近的必胜客餐厅打工,19.3元1小时,平常放学回家、周六周日也会上班,每月能有两三千块钱收入。

  靠自己打工已有固定收入的马晓妍对自己却有点抠门。“我平时不怎么化妆,也不怎么买衣服,偶尔妈妈会在她老同学那给我买几件新衣服,唯一的花销就是吃零食了,没有大支出,平常出去玩的机会也不是很多,基本一个月的开支在一两百块钱以内”。

  “手里的钱一直躺在手机里还不如给需要的小朋友买点东西。”马晓妍轻松地说,“我在公益平台了解到这些失去父母的孤儿需要帮助,内心觉得这个事情我能做,我愿意做,也值得做。”

  6月23日是儿童村的开放日,按照原定计划,马晓妍想到儿童村看望晓宇,但因学校期末考试安排推迟到了周末。6月30日中午,晓宇终于和期盼已久的马“阿姨”见面了。

  不论是晓宇还是中国(烟台)SOS儿童村管理部主任王晓玲,都对出现在眼前的年轻女孩大吃一惊。“谁都没有想到她竟然是一名00后在校生,她也是个孩子啊。”王晓玲回忆。

  手拎着奶茶等一大包零食,面对扑面而来的谢意和感动,马晓妍轻声告诉王晓玲,“没关系啦,我也还是个孩子,喜欢吃零食,买的时候多买一份给他们就好”。

  可对于晓宇来说,这不仅是一份资助,更是一种精神鼓励,实际上,863.2公里的距离,晓宇渴望见到的并不是马“阿姨”的零食,而是远方的关爱,这份距离由远及近,让晓宇拥有了一份莫大的鼓舞,这才是爱的距离。

  这一趟烟台之行让马晓妍收获颇丰,她看到了儿童村的妈妈们如何对孩子们呵护备至,如何精心抚养他们。她计划将晓宇的资助一直持续到他成年,希望这份来自远方的陪伴能够让他的童年多一份快乐和温暖。

家庭助养

高清美图